你的位置:六合小鱼儿网 > 078期特码 >

理财子公司投资非标梦碎?业内称:言过其实,尚有很大空间

日前,《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正式发布。一时间,理财子非标梦碎、加码股市投资等备受热议。

征求意见稿要求银行理财子公司应当持续符合下列净资本监管标准:(一)净资本不得低于5亿元人民币或等值自由兑换货币,且不得低于净资产的40%;(二)净资本不得低于风险资本的100%。同时,引发上述讨论的原因在于,征求意见稿规定理财资金投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风险系数为1.5%至3%,以抑制非标投资规模过快扩张。

究竟应该如何看待上述规定的用意?理财子当真将“非标梦碎”,并转投股市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多位业内人士后发现,相关解读言过其实。

理财子非标投资不会被“上镣铐”

根据征求意见稿,非标的风险权重是1.5%打底,这比基金子公司、信托和券商资管平均要高0.5%;存款、银行间货币市场投资和标准化债券的风险权重都是0,股票也为0。

针对理财子的优势项目——非标投资会否因此而大受影响,交银理财总裁金旗对记者表示,“在文件发布后,便做了紧急研究,征求意见稿整体影响不大,和商业银行的相关管理办法实则一脉相承,监管层仍是从防控风险、审慎性管理的原则出发,市场反馈比较正面。”

他具体分析称,以交银理财为例,注册资本80亿元,目前还有很大的非标投资空间,“如果初步按照1.5%的风险系数倒推,约可投资将近3000亿~4000亿元规模的非标。”根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当前各家开业理财子公司仍处于产品筹备阶段,已发行产品总规模至多在100亿元左右,因此仍有很大空间,非标投资并不会因此而被带上镣铐。

来源:金融监管研究院

更有一种误读认为,理财子被严禁投资非标。但事实上,被禁止投资非标的是理财子公司的自营资金,而非整体理财资金。征求意见稿提及,对于自营资金,应当为全部投资于标准化资产的理财产品,不得投资于非标准化资产,也不可以投资他行理财产品。

某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相关人士对记者分析称,根据过去五年的银行理财产品投资资产分布情况来看,非标资产占比稳定在17%左右。究竟理财子公司能够承受多大比例的非标投资?以一家注册资本为100亿元、理财业务规模为12000亿元的理财子公司为例进行测算,首先假设其净资本扣减项约占净资产总额的2%,自有资金未投资于信用评级较差的债券资产,自有资金投资平均风险系数取10%,在不考虑利用债务资金投资的情况下,自有资金投资的风险资本约占净资产总额的10%,则可用于支持理财产品投资的净资本约为净资产总额的88%,即88亿元。

同时,假设理财产品投资资产类型参考2018年存量理财产品投资资产情况,权益类资产全部为股票(风险系数0%),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风险系数取2%,占比为17.23%,则12000亿元理财产品投资的风险资本总额为45.83亿元,距离88亿元还有较大空间。

标准化投资加速,但股票尚难大幅增持

不过,上述测算也显示,若该理财子的非标资产占比要进一步上升到监管上限35%,相应减少0%风险系数的资产占比,则12000亿元理财产品投资的风险资本总额将上升到88.48亿元,已超过88亿元的净资本上限,因此,非标的扩容势必需要更多的净资本来支撑。

当然,如果理财子选择节约资本、不大幅扩容非标,那么加速标准化投资是摆脱净资本约束的方式,且标准化投资也是大势所趋。

不过,即使未来理财子的股票持仓上升,但“大幅进军股市”的可能性并不大,标准化投资标的中,固收类仍将占据绝对主力。交银理财董事长涂宏此前也对记者表示,预计未来权益类资产的占比可能仅3%~5%,80%~90%都是固定收益类产品,主要是因为现金管理类产品更符合银行理财客户的风险偏好,“大部分客户仍倾向于风险不高、波动较小、收益比存款高一点的产品。相较于过去,这些产品更为规范,皆为净值型产品,分为每日赎回或定期赎回等。”

尽管如此,权益类投资的比例并非没有超预期增长的可能。金旗对记者称,“随着资本市场的加速发展,银行理财在权益投资上的投入未来肯定会增加。就当前权益类资产的估值而言,长期也具备非常好的投资价值,投资人的投资需求会上升,作为管理人,也会顺应市场要求,逐步增大比例。”

理财子产品规划。绿色为已发产品,蓝色为即将推出产品。来源:交银理财子

从理财子发行的产品来看,上述趋势也正在形成。例如,9月23日,交银理财在首批产品发布会上推出了六大主题,聚焦现金管理、商业养老、科创投资、上海要素市场以及长三角一体化等。其中,稳享一年定开理财产品和现金添利系列理财产品为固收类产品,而博享科创股债混合理财产品和博享长三角一体化策略精选理财产品都部分聚焦了权益资产,包括:科创类优质企业发行的股票、可交债/可转债、优先股等。

理财子规模2020年后将大幅扩容

各界预计,理财子规模将会在2020年后大幅扩容。

“未来理财子发产品的力度会加大,2020年年末则是一个关键时间点。银行的存续理财产品的过渡期截至2020年,此后银行不能新发理财产品,我们看好理财子后续的发展前景。”金旗称。

不少银行人士也对记者表示,具体的过渡期方案已和监管部门反复沟通,的确存在一定难度,特别是资产处理方面,“但监管部门的总体原则仍是一事一议,也希望银行能自己提出方案,监管部门再进行客观分析和理性应对。”

普华永道分析称,挑战在于,如果发行新产品承接未到期资产,为达到期限匹配要求,新产品周期可能较长,销售难度大,需要调动协调总行客户及渠道资源;同时,发行新产品承接未到期资产还存在需要进行合理估值的问题,估值过高会降低产品收益率及客户吸引力;对于期限较长超过过渡期的资产,如果只能回表处理,会造成较大的资本消耗,需要尽早进行评估和计划。

金旗此前也表示,当前,交行整体理财业务资产规模约1万亿元。 “就银行存量理财业务来说,一半资产会在过渡期内到期,另一半中绝大部分符合新规要求,可以转到理财子。剩下的部分正在和监管、市场沟通,将通过非标转标等形式来转化。按照监管要求,交行正制定过渡期内资产管理业务整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