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六合小鱼儿网 > 078期特码 >

职场“隐孕”的痛 尴尬了谁?

  入职三天就宣布怀孕,孕期几乎没怎么正常工作,产假一结束就递了辞职信。

  近日,浙江宁波孙女士“隐孕”应聘事件引发舆论强烈关注。

  面对质疑,孙女士坦言道:应聘时已知自己怀孕,但是想能在孕产期也能拿到工资,并且不让社保断档,所以才无奈隐瞒的。该公司负责人张先生表示“很受伤”。不少单位的人事经理立马纷纷站队吐槽,称对待“隐孕”女职工也是相当的头疼。

  不可否认,产假一结束就迫不及待地火速辞职,这明摆着就是来“蹭”孕期、产期待遇的。这种“小算计”,不可避讳地说就同“骗婚”“骗财”一样令人不齿。难怪有网友指责其是“恶意"隐孕"”。

  面对这种情况,用人单位却只能自认倒霉:伤了财,更伤了心,妥妥有种被利用完又被抛弃的无奈感。

  要知道,现代职场女性真真是“压力山大”:既要为了家庭生育子女,又要为了生计保住工作,所以被迫职场“隐孕”的并不在少数。

  其实,我国劳动法明文规定,除特殊工种外,用人单位不得以性别为由拒绝录用妇女或者提高对妇女的录用标准。而劳动合同法和妇女权益保障法也都明确规定,女职工在孕期、产期、哺乳期内,用人单位不得解除劳动合同,或者借口降低其待遇。

  既然有这么多的法律法规为女性就业“保驾护航”,为何还会有职场“隐孕”如此令人尴尬的事件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呢?

  不得不说,现实中,针对女性以婚育状况为由的就业歧视现象仍然十分普遍。可以说,职场女性的“隐孕”是被现实逼的。

  毫无疑问,女员工在用人单位面前,属于弱势群体。但是面对恶意“隐孕”者,用人单位则妥妥变成了受气、受虐一方。有评论员就表示,用人单位若要求应聘者做入职前孕检,则违反就业促进法;而对“隐孕”者解除劳动合同,则违反劳动合同法。

  这种情况下,用人单位只能是“吃哑巴亏”,独自疗伤。因此,不少网友调侃,面对恶意“隐孕”者,用人单位倒成了“受气的小媳妇”,变成了弱者。

  其实,制度保护弱者是天经地义的,但是同时也应该兼顾公平。像这种故意利用制度,恶意进行“隐孕”的行为就应该被唾弃。正如新京报评论文章指出,某些制度条款一旦出现可以被恶意利用的软肋,“强弱”瞬间即发生颠倒。在当前企业普遍成本压力大,且已拖累到经济的背景下,也要注意到“企业弱势”的问题。

  同时,女性“隐孕”造成的负面影响也是不容小觑的。南方法制报评论文章就指出,其一,这种行为损害了企业利益。在没有创造劳动价值的情况下,企业要给员工产假、病假,调整其作息安排。产假结束后就一走了之,让企业所有的成本投入都“打水漂”;其次,有的员工拿怀孕当“尚方宝剑”,敷衍了事,不好好工作。这是对企业严格管理的一种挑衅,也是对法律保障权的一种滥用;其三,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类似情况有增加的趋势,“隐孕”入职的人多了,必将影响其他女性在就业时得到公平待遇。

  所以,我们必须正视的问题是:女性“隐孕”一旦多了,势必会造成就业环境有性别歧视、女性又刻意“隐孕”、用人单位从而更加排斥女员工的恶性循环。

  就在众人忙着批判争论的时候,已经有人开始对“隐孕”背后的深层次原因进行反思。有评论员就指出,女员工“隐孕入职”折射出了社会上生育保障机制的不健全,因此我国应健全女性生育保障机制,保护育龄期妇女的合法权益,并为企业分担一部分福利待遇,缓和社会上对女性职工的歧视。

  中国妇女报也指出,“隐孕”入职暴露出多重问题。既关乎企业必须承担的法律义务和社会责任,也涉及员工应该恪守的职业道德和职业操守。在“隐孕族”有扩大趋势的今天,避免把怀孕变成女性职业生涯的“敏感话题”,不让更多的人像这位老板那样吃“哑巴亏”,需要多方合力。

  说到这里,如何建立起更科学合理的分担机制,平衡企业和女员工利益,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思考。